878167a1.jpg

晚上特地去聽了一場演講(分享會),其實在去之前就已想到,應該會有很多其他人也去,把書店現場擠爆,這本新書在去年出版時,只是先買書來看,並不急著去參加作者的新書座談,一是想先把書看過了,二是實在是不怕貓多也不怕書多,但就是怕有很多人很多人的地方。 …

晚上特地去聽了一場演講(分享會),其實在去之前就已想到,應該會有很多其他人也去,把書店現場擠爆,這本新書在去年出版時,只是先買書來看,並不急著去參加作者的新書座談,一是想先把書看過了,二是實在是不怕貓多也不怕書多,但就是怕有很多人很多人的地方。

兩年來看過三本吳明益老師的書《浮光》、 《天橋上的魔術師》 和 《單車失竊記》 還有另一本長篇還沒看完。

我們提早到了,先逛逛書店,當時傍晚6點初,書店裡人還不多,書店人員在排場地椅子。

我翻著一些新書,貓咪小黃跑到我腳邊摩蹭,(我身上一定有貓味,被貓認出是同類,哈!),我就蹲低身子去摸摸牠的頭,抓抓牠的背,牠背上的毛有點潮濕,想必是剛才在外頭淋了一些雨。

座位椅子漸漸排好,看起來好多好滿椅子,正在想,這個座椅數量幾乎也把場地都排滿了,真有那麼多人?

椅子排好了,小黃又搖搖尾巴晃過來我身邊,牠跳上椅子趴在上面,一邊拍打的尾巴,但一邊又歡喜我摸摸牠的額頭透露一臉舒服。

但小黃不斷左右拍打的尾巴好似想跟我說什麼,難不成小黃讀出我心裡的焦慮了?

雖然提早來了,但還無法入座,規定7點才能入座,而並不需要事先報名,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來觀聽,尤其在這個下了整天雨且又是星期二的晚上。

但大約6點半過後,陸續來了更多人, 一來就直接站在座椅旁不遠的位置,這些無疑都是專程來聽講的,接近6點55分,書店的入口與座位區旁早都被人們占據了,是已經得到把後背包包拿起來放在身體前側才不會擋住他人過路,然而大家還是很乖不敢坐椅子,這時候現場的人數與陸續進來的人們,已經比那些椅子多出兩三倍了。

心裡頭突然閃過一個想法,如果這時候有人喊:「大風吹,吹什麼?」 會不會一堆人就立刻搶座椅去,我呢?害羞極了,就算原地不動也是會被擠到外頭去,這種個性是要怎麼跟人家爭椅子呢…?

想到這個心裡面就一點也優雅不起來了。

7點整前一秒,書店人員告訴大家可以入座了,不到幾秒鐘,排排的椅子很快就被人填滿了,站在很外圍的我,只能就近,坐在吧台邊的椅子上。

爆滿了!原來小黃只是想提早安撫我罷了。

我是慕名而去,也正因為這兩年陸續看了吳明益老師的三本書,獲得了許許多多但確實的共鳴,譬如說:天橋上的魔術師,它就讓我回想起小時候我曾經也走過同一個天橋,那一年美術老師帶著我們一班29 個小朋友到台北參加考試, 第一天傍晚到達時,要從台北車站走到康定路飯店, 一行人提著各自行李、畫板、畫具走過北門後,開始走上天橋,天橋上有很多人,很多店家,很多樓梯,一個長廊接一個長廊,總是上上下下,還賣著許多電器、收音機和包包的長長長長的綠色天橋,而小小的我們一個跟一個,不敢多停留,深怕跟丟了。

會不會當時走在大台北天橋上小小傻傻的我們其實正走在以前的或未來的某本小說裡的某頁字句裡呢?

先寫到這裡,
回憶總是如此,開始了才發現好不容易。

參加吳老師的分享會真是美好,聽說每次都座無虛席大爆炸是事實也是奇妙,或許自己也有感覺到小說師傅在不經意間下放了一些些人生功夫,哪怕變化一開始只是小小的、微妙的。

Tags: No tag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