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9c6d75.jpg

昨天幾個好朋友都很擔心我,因為她們知道我,從前陣子貓咪生病,到鼻鼻飛走後,儘管悲傷,還是撐起精神照顧肥豆,而肥豆的情況時好時壞,有時候心情似乎也只能任由它拖著走,只是,我也好像只能想辦法把情緒的開關關小一點,或找其他事情轉移,不讓它出來打擾太多人 …

昨天幾個好朋友都很擔心我,因為她們知道我,從前陣子貓咪生病,到鼻鼻飛走後,儘管悲傷,還是撐起精神照顧肥豆,而肥豆的情況時好時壞,有時候心情似乎也只能任由它拖著走,只是,我也好像只能想辦法把情緒的開關關小一點,或找其他事情轉移,不讓它出來打擾太多人

肥豆會好轉的…,我一直這麼想著,原定今天回診,他又會是精神氣爽,然後我要去看看女詩人的拼貼,想去看貓咪插畫展

昨天看著肥豆那熟睡不醒的模樣,我還在想著,是不是哪裡沒做好,還是哪裡做了太多? 還是,是不是該任由他一直睡一直睡,不要刻意叫醒他,他可以睡一天,睡兩天,然後,生命就可以多一天再多一天 …. ?

儘管,不願太快發生的事情,最終還是來了…

今天的我,就好像肥小豆像平常那樣安靜在家睡覺休養的心情,我出門去看了貓展覽,也見到好久不見的朋友們,謝謝妳們給我的擁抱
雖然我不知道這樣是否能隱藏住悲傷,但我想說,我會沒事的,謝謝妳們。

而我突然想到,今早我還是對著肥豆的睡窩喊了一聲「肥豆~」,見牠抬頭回應了一聲喵之後,又繼續倒頭大睡…

明天,我要好好與他道別,然後帶著新生的他,回到我們身邊。

Tags: No tag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